毕尔巴鄂对西班牙r: 香港尋路記

來源: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         發布時間: 2019-09-23

毕尔巴鄂对莱万特 www.cvkqth.com.cn 香港尋路記

廣東聯絡部??孟江濤

?

市民為游客指路。(圖片來源:香港文匯報)

  作為國際大都市和高度繁榮的自由港,香港就像一艘豪華游輪,承載了很多人和很多故事。香港很美,放眼望去,高樓林立,熱鬧繁華,綠水青山,詩意幽然。人們來來往往,停停走走,歡笑,憂愁,驚奇,思考,難以一一言說。前些年,我有幸到香港工作,對這座美麗的東方明珠之城有了更多的認識。

  第一次去香港是2006年。吃了晚飯,坐著叮叮車慢慢前行,看著路兩邊的高樓大廈,各樣的廣告牌,耳邊傳來叮當的聲音,紅綠燈的唧唧聲,時不時飄過美食的味道、海水的腥味。路過灣仔,遠遠看到一個燈光球場,一場足球賽正在上演,趕緊下車,進了球場坐下,認真看起來。球賽結束后,天已經黑了,在球場里繞了幾圈,竟然忘了怎么去車站。路盲如我,有些發慌。那時智能手機還沒普及,無法進行導航,我在路邊來回打轉,心想還是問問人吧。一個年輕人正好走過我身邊,我趕緊舉手招呼。小伙子戴著耳機,估計正在聽音樂,我用普通話說了一下要去哪里,請他指路。他點點頭,立即說了一長串話,他說的是粵語,我聽不太明白。他開始用手勢比劃,后來發現我還是不太明白,他笑了笑,拍拍我肩膀,做了個跟他走的手勢。走了大約200多米,我們到了一個叮叮車站,等到一趟到跑馬地的車,他告訴我坐到終點站。這下我聽明白了。望著他遠去的背影,當時的感覺是,香港人真熱情,素質很高,香港不愧是著名的旅游中心。

  2010年,一個周末下午,帶著老婆孩子參觀香港科技館。小家伙非常喜歡科技館豐富多彩的內容,自然現象的深入分析,大熒幕絢麗的動畫展示,熱火朝天的計算機游戲,都讓他流連忘返。本來計劃6點左右離開,最后硬是玩到閉館時才出來。在附近一家大快活就餐時,因人多和一個老先生搭臺。老先生儒雅慈祥,人非常熱情,主動與我們攀談,還遞了一張名片給我,讓我叫他老蔡。老蔡是印尼返港的華僑,在一家福建社團聯會工作,參加過天安門國慶觀禮,多次參與建制派舉辦的各項公益活動。談起這些來他滿臉自豪,笑容洋溢,看得出來對祖國、對內地人充滿感情。飯后,老蔡問我去哪里,熟不熟路,我尷尬地笑笑。雖然來港幾年了,但主要在港島工作、生活,對九龍還比較陌生,加上天黑,還真是沒有把握。于是老蔡為我們一家三口帶路,走了十多分鐘,把我們送到上車點。我們舉手道別,開開心心踏上回程。后來我和老蔡還一直保持著聯系。

  2014年,某個星期一,早上5點多就起來,從廣州坐和諧號到深圳,又從羅湖坐東鐵,在旺角東準備換乘小巴趕回單位。第一次走這條路線。出了地鐵口,走了沒幾步,路盲癥又發作,不知道怎么走了。路邊有個士多店,開門比較早,趕緊走過去問路。店子里有位師奶模樣的女士,原本有些微笑,但我剛剛張嘴,“您好,請問弼街怎么走?“問路的話還沒說完,她就猛的一擺手,“唔知“兩個字刷地甩過來,帶著冷漠和不耐煩。我有些吃驚。也許是碰上什么不開心的事了,或者沒休息好,我在腦補著各種原因?;氐降ノ緩屯鋁?,原來有人此前也有類似的經歷。

  三次問路經歷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后來和老蔡以及幾個朋友談起這些事,他們覺得,近幾年來,香港有種泛政治化的傾向,發生什么事都要歸結到政治上,在一些企圖渾水摸魚的政客的極力蠱惑和大肆渲染下,漸漸變了模樣。

  有哲人說過,人類的記憶,連接著過去與未來,沒有歷史的人和忘記了過去的民族,容易在前行中迷失方向。聽著香港流行歌曲度過年輕歲月的我,衷心希望東方之珠浪漫依然,希望香港明天會更好。

毕尔巴鄂对莱万特    
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89502